螺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母亲割皮救烫伤女儿【关注健康】

发布时间:2019-09-12 23:47:11 阅读: 来源:螺柱厂家

导读:猪食女儿掉进锅烫伤5月11日,马云昌永远记得这个日子。“妈妈,今天是母亲节,你休息一下嘛。”当天,

【健康讯 2016年6月27日】健康资讯频道为您提供全面健康资讯,用药知识等健康相关资讯,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最优质最全面的健康资讯,为用户的健康保驾护航!

帮妈妈煮猪食女儿掉进锅烫伤

5月11日,马云昌永远记得这个日子。“妈妈,今天是母亲节,你休息一下嘛。”当天,在遵义市淑仙纪念小学读书的女儿杨鑫玥主动要求帮妈妈做家务——煮猪食。马云昌告诉记者,当时女儿看见沸腾的锅里有一个一次性杯子,就准备用锅铲把它捞上来。谁知脚下一滑,身材矮小的她整个身子竟一下栽入了沸腾的锅里。

“当时锅里猪食已全煮熟了,我进去时,娃儿整个身体都浸泡在沸腾的锅里。”马云昌昨日回忆起事发的那一幕,依然泪流满面。她说,灶台只有半米多高,她捞出女儿时,孩子全身已被烫得体无完肤。“娃儿,你坚持住,坚持住!”她当即哭喊着将女儿送到当地医院抢救。

被烫伤坚强女孩不哭不叫痛

小玥在送往当地医院后,医生表示病情太重,必须转院。5月16日,小玥从贵州转院到西南医院烧伤研究所治疗。烧伤研究所所长吴军告诉记者,小玥的病情十分严重,如此大面积的烫伤,在全国都不多见,而能度过危险期的病人更是少之又少。

“小玥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烫伤小患者。到现在她都没有流过一次眼泪,没叫过一次痛。”吴军称,被小玥表现出来的求生欲望所“震撼”,在查房后就嘱咐医生,一定要把小玥的命救回来。同时,吴军联系上全国儿童慈善会,希望能帮小玥渡过难关。

母亲不愿放弃选择割皮救女

小玥转到西南医院后,由于肾衰,医生先对小玥进行了肾透析、抗感染、营养支持等治疗手段。高额的治疗费用,让小玥一家完全无法承担。小玥的父亲杨茂均告诉记者,家里有三个孩子,小玥是老二,也是最听话、最懂事的一个。但巨额的手术费,家里根本承受不起。医生初步估计,让小玥度过危险期的费用,大约要50多万元,加上后期的康复治疗,小玥全部的治疗费大约需要100万元左右。这样巨大的治疗费用,对于靠养猪来维持生计的家庭,无疑是天文数字。有亲戚劝他们:“实在不行,就放弃治疗吧。”可每次到重症监护室看到小玥的样子,夫妻俩又实在忍不下心。“就算是要我的命,我也不会放弃救治女儿。”马云昌说。

5月19日,医生决定对小玥进行第一次手术。由于小玥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如何植皮成为手术的难点。当医生告诉小玥的父母,可用亲属的皮肤进行移植时,小玥的母亲、39岁的马云昌立即站起来对医生说:“医生,就用我的皮,我无论如何也要救我女儿!”马云昌告诉医生,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全靠丈夫,所以只能自己割皮救女儿。

做了第一次手术仍未脱险

19日下午,医生取了马云昌的头皮,并对小玥进行了植皮手术。手术完后,小玥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马云昌则住在普通病房里。护士告诉记者,马云昌下了手术台后,丈夫杨茂均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直到第二天早晨她苏醒过来。杨茂均说,自己没有多少文化,只能以这种方式来支持妻子。负责治疗小玥的王医生告诉记者,虽然进行了第一次手术,小玥仍然没有度过危险期,现在她还用着呼吸机。

女孩期盼参加跳绳世锦赛

昨日,在重症监护室里,小玥意识已比较清醒。看着陪在身边的汪老师,她轻声地问道:“我现在全身烫伤,还能不能参加下个月的跳绳世锦赛。”汪老师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滚落下来。“我们都等你好了一起跳绳。”汪老师告诉记者,正在读小学6年级的小玥成绩不错,非常擅长花样跳绳。前不久,小玥和同学参加了全国的比赛,获得团体第1名、个人第3名的好成绩。原本,小玥正在积极备战今年7月在香港举行的花样跳绳世锦赛,但突如其来的遭遇,让小玥没法实现愿望了。汪老师希望,能有更多的好心人来关心这个女孩,帮她挺过人生的最难关。

相关

幼儿大面积烫伤

父亲竟称非亲生

5月10日,垫江县1岁半的小淦泓(化名)不慎将开水瓶摔碎,导致全身被大面积烫伤。然而,就在这时,父亲却怀疑孩子并非自己亲生,不愿再去筹钱救治他。

小淦泓的母亲栗美林昨天告诉记者,40岁的她老家在湖南怀化,3年前,她带着和前夫生育的两个孩子,与垫江35岁的电工何顺彬结婚。一年半前,儿子小淦泓降生。两个月前,栗美林将儿子送回了垫江县三溪镇丈夫的老家,交给婆婆爷爷照看,自己则和何顺彬到垫江县城打工。10日中午,正在上班的栗美林接到了儿子被烫伤的消息后,立马赶往垫江县人民医院。在医院大门口,婆婆爷爷将小淦泓交到了她的手中,随即便找借口离开了。

栗美林到烧伤科给儿子办理了住院手续。第二天,何顺彬赶来看望了儿子,并带来了1000元治疗费。但从小淦泓入院的第三天起,虽然她不断打电话催丈夫筹钱给儿子治疗,可何顺彬却屡次找理由拒绝,并再也没有在医院出现过。而且每次他还要提起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那就是儿子不是他亲生的。

昨天,记者就此向何顺彬求证。何顺彬回答:“她自己心里最清楚,这孩子是谁的。”随即便挂断了电话。“娃儿的长相与他(何顺彬)一模一样。”栗美林泣不成声地说,她不晓得丈夫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据悉,目前孩子面部恢复较好,估计10天后就可出院。

编后

多给孩子一点关爱

同样是被大面积烫伤,小鑫玥和小淦泓的遭遇却有天壤之别。一边是母亲沉甸甸的爱,二话不说就愿割皮救女,让人钦佩不已;一边却是父亲令人心痛的冷漠,不仅不去筹钱救子,反而寻找各种荒唐理由来搪塞,令人心寒。

孩子是无辜的。不管家中经济状况如何,我们都希望父母们能多给孩子一点关爱。切莫在他们身体受到伤害的时候,再让他们的心也遭受重创。

大豆适宜什么时候种植大豆种植的技术要点水金莲花浅谈香蕉全面跳甲综合防治方案及症状表现雪香兰米兔积木机器人新品来袭米兔积木动力机械全网发售豆粉设备高干女贞怎么繁殖高干女贞繁殖及病虫害防治技巧坡油甘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