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成世界工厂势所必然3大难题有待解决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0:18:50 阅读: 来源:螺柱厂家

吴敬琏曾说过,中国成为21世纪的世界制造中心已成定论。到底中国可不可以像吴教授所预言的那样呢?北大经济学院院长刘伟对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看法与吴教授大体相似:“凭感觉,从总量来看没有问题!”

他分析自己的“感觉”:“中国人每年能生产出1600万新生儿,中国的育龄妇女一年就能生下一个澳大利亚,新增人口的消费需求每年能拉动经济至少增长4个百分点。美国克林顿费那么大牛劲,也只不过提升经济4-5个百分点。而我们,只要妇女生育,这个数字就是板上钉钉的。”在沈阳“技能人才与中国制造”高层论坛上,刘伟这个有趣的比喻阐述了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中心的潜力,引来了一阵笑声。

“现在西方流行‘中国崩溃论’,称东亚模式经过20年的飞速发展已进人崩溃期。但我认为,中国虽与东亚有相似的地方,却在产业结构调整中加强了市场化,使生产力要素的效率大大提高,所以,中国可以突破欧洲人说的20年崩溃大限。中国只要能继续保持7%以上的经济年增长率,就完全可以成为世界制造中心。”刘伟对此颇有信心。

按市场秩序抓机会

“什么叫机会?英语叫chance,有碰巧的意思。”刘伟说到“机会”这个词特别激动:“碰上了就巧了,碰上了就要抓住,你不抓住它就没有了”。

刘伟分析,中国经过20年的发展人均收入已达800美元。从理论上讲,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这个社会就算进入了工业化。我们国家如能继续保持7%年增长率,未来10年我们的GDP总量可达19万亿,人均为1600美元,到2030年可达90万亿,人均8000美元的指标就接近实现。上海把这一目标定在2015年,北京则定在2018年。“制定目标就是在抓住机遇。要实现快速稳步的增长,没有制造业是不行的。我们可以发现,发达国家第三产业一直很高,但各部类的增长比例并没有大的变化。在西方,商业革命成为产业革命的先导,而在中国,两者同时推进。现在我们推动第三产业的目的是来推动市场化,来促进市场机制的完善,来优化相关联产业的发展。我们所谓的抓住机遇,其物质基础就是发展制造业。”

提起如何振兴制造业,刘伟说他“最怕的是,当打出中国将成为21世纪制造中心这面旗帜后,各地政府就纷纷按这个宏伟目标去规划、建设”。刘伟警告,“这样做的结果往往会扼制制造业的生长活力。政府规划、投资容易搞重复建设。重复建设会引来竞争,优胜劣汰是好事。但政府参与的项目,即使业绩差却也很难顺畅地退出市场,这是最可怕的。所以,在迈向世界制造中心的路途中,必须以市场自行的配置规划为主。”

这个制造中心是谁的?

“如果有一天,中国真的成了世界制造中心,这个中心将会是谁的中心?是中国自己的,还是外国资本的?”刘伟一边分析一边发问。他认为这个问题非常非常重要,因为,这种结局意味着经济殖民。

针对“经济殖民”的威胁,刘伟并不认定这是最后的结局,“我们应该对自己的企业有信心,我们的政府一定要转化职能、提高效率,别过多地干预市场,别干该由市场干的事。同时,还要注意留住人才、加大对腐败和权力寻租行为的打击。”

还有一种疑问,这个制造中心是以国有企业为主体,还是以非国有企业为主体?刘伟继续指出,这不是个严重的问题。目前,中国非国有经济成分投资制造业的为数不多,这一方面是制造业门槛高,要求资金、技术双密集,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国的制造业利润太稀薄,叫人家来投资人家都不来。“但相比之下,民营企业对市场的反应更敏锐,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也更强,所以政府应该出台相关政策,鼓励与吸引民间资本进入制造业。”

三大难题有待解决

刘伟认为,中国在迈向世界制造中心这一目标的成长过程中,将会碰到三大难题。

第一个难题就是失业与空位的矛盾会越来越激化。在工业化阶段,失业与空位并存是个普遍现象。中国有5个亿的农村劳动力,目前在土地闲着的农民有1.4亿。中国发展制造业能够产生众多就业机会,但由于农民技能水平低,达不到产业工人的要求。

第二个难题是发展与环境的矛盾会越来越突出。制造业的发展要消耗能源,还会对环境产生影响。尤其需注意的是,发达国家在转移制造业产业链时,会将污染严重的企业迁往中国。如果用牺牲环境换取制造业的发展,那代价就太高了。

第三是公平与效率不可兼得。中国正处于工业化加速发展时期,我们会看到,资本拥有者的收入会是一般劳动者的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两极分化不可避免。

“这三大矛盾在工业化加速发展时期会空前严重。”刘伟最后说,“要解决这些问题,很多人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发展教育。”

名医汇

医院挂号平台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