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居民用20年脏水是谁的责任

发布时间:2020-07-13 20:26:49 阅读: 来源:螺柱厂家

在常住人口不足3万的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蓝塘镇,由于政府供水工程“年年只会流脏水”,近20年里,镇民几乎都靠买山泉水和打井度日。同时,还必须为每立方米“脏水”掏钱1.5元。对这一“怪现状”,县、镇两级政府的解释都是:“没钱”。(6月17日《中国青年报》)

必须要谈的是,根据《全国城镇供水设施改造与建设“十二五”规划》,城镇饮用水安全保障工作,主要由城镇所在地人民政府负责,工程建设资金以地方政府和企业自筹为主落实。20年来蓝塘镇民喝不上合格的自来水,责任就在所在地人民政府。

几多愁,恰似一江脏水“难入口”

脏水,一流便是二十年。用脏水,俨然是当地百姓的宿命般境遇。时间沉淀,世事变迁,那一江脏水却历久不变。“仅供洗涮,严禁入口”,当饮用被排斥在自来水功用外,你我看不到“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的田园情调,只能看到悲怆的民生底色。

水依赖,是生活的庸常情形。可在蓝塘镇,用上干净的水,却成奢侈,他们用“污水三千”来洗涮,用井水山泉来滋养口腹的焦渴,不难想象,他们须忍受的生活煎熬、疾患风险,也是旷日持久的。

喝上清洁的自来水,有这么难?在供水已被基础设施覆盖的当下,答案当然是不。可在蓝塘镇,“年年流脏水”,似乎是个无解题。年久失修的蓄水池,老化的管道,让人惊心。当水源沿着露天的水池“裸奔”而来,想不发臭都难。

水质离谱,百姓遭殃。难以喝上“放心水”,成了他们的生活包袱。那些近似荒废的供水设施,是民生苍凉的剪影。当然,他们只是“池鱼”,人祸的肇因在于,在官商合股的体制掣肘下,替代性的自来水工程,总在成本考量下频频烂尾。

一次又一次,自来水厂重建因“资金断链”胎死腹中;纵然在今年2月,“官商合股”寿终正寝,饮水工程建设仍如“无米之炊”……以此看,一句“没钱”解释,仿佛名正言顺。只是,就算“差钱”理由成立,公共服务就能被搁置?提供能喝的水,本是政府职责,民生的基本福祉,不该沦为“财政缺口”的祭品。

再者,当地的“合股”模式,造成供水的“去公益化”,让它变为牟利工具。当“赚钱”成了城镇供水的意义指向,水质治理的动力匮乏,恐怕不只是“缺钱”那么简单。

招标困难,凑钱不易,是当地治水的纠结点。其情可恤,毕竟若财政欠奉、补贴稀少,建新供水线,没法越过“差钱”的坎儿。不过,为民众供给洁净的水,兹事体大。

在程序内无计可施,也不能不作为;在程序外寻找补救措施,当是起码的治理理性。还原供水的公益性,不能拿商业化当“救命稻草”;居民为脏水掏腰包,财政投入更不能“旁观”。

“舌尖上的脏水”,让民生失去了“福祉光泽”。前不久,媒体还曝国内自来水质不尽如人意。在此情景下,问百姓能有几多愁,只能是恰似一江脏水“难入口”。(华西都市报)

居民喝污水“政府没钱”不是理由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面对“流了20年的脏水”,县、镇两级政府“没钱”,也自然成了理所当然的理由,即便有心治理,恐也无力实施。能够挂出“仅供洗涮,严禁入口”的横幅,警示用水安全,要说也算是当地政府尽职尽责了。

应该说,当地政府也在为自来水质量作出了努力,但也不难发现,政府把自身的责任都抛弃掉了。本来,让老百姓喝上干净的水就是政府的责任,可在当地,却是“官商合股”模式,政府基本不出钱,由私人老板承包经营。也就有了数次“烂尾”事件,这使得农民喝干净的水越来越难。

《全国城镇供水设施改造与建设“十二五”规划》明确规定:城镇饮用水安全保障工作,主要由城镇所在地人民政府负责,工程建设资金以地方政府和企业自筹为主落实。

诚然,因为“没钱”,自筹显得要艰难些,但如果真有为民办事的心,“政府没钱”那就不是理由,解决起来也不需要20年之久。

城镇供水系统的建设与维护需要不小的投入,在这方面,我们并不否认特殊情况下“政府没钱”的现实可能,但对于如饮水这样的民生大事,完全可以通过向上级申请、多方筹集资金、加大自来水的源头整治等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退一万步,政府可以在城市供水系统中引入市场化的投资者,不用自己“掏腰包”也能供应出合格的自来水,至少这个应该不是件难事,因为这一模式其实已在不少城市开始实践。

“政府没钱”不能成为居民喝污水的理由。政府职能与职责这一源头之水的浑浊不清,恐怕才是真正的污染源,当务之急是有关部门应该多反思一下,多动下脑子,有所作为,让居民告别20年喝污水的历史。(四川新闻网)

双鸭山订制工作服

漳州订做西服

兖州西服订做

霍州订做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