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道听途说之山区别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2:09 阅读: 来源:螺柱厂家

残阳薄暮,归鸦绕树,凉风徐徐吹来;我站在餐厅门口,双手叉在裤袋,餐厅里的顾客也早就聊聊无几了。望了望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傍晚7点了,看这人流,少成这样,也快打烊了吧。

“小庭,小庭啊!”老远就听到彭叔那大嗓子在哪叫唤,也瞧见他穿着一身蓝色水电维修员的工作服从远处走来。

“唉,刚收工了啊,彭叔,要点什么?”我凑向前问道,再拉起摆在餐厅外的一张木凳子,用布擦了擦,然后讨好似地扶彭叔坐好。彭叔是这一带的老街坊,也是我们餐厅的常客,和我很投契,至于原因是什么,却是一个“鬼“字了,他说,我听。

“哈哈,你这孩子,无事献殷勤,是不是要听故事?先来一杯鸳鸯!”彭叔坐下后笑着看我。

“没问题,阿明,一杯鸳鸯!”我转头向餐厅的伙计喝道,再拉了一张凳子坐到彭叔旁“彭叔,好了,你说吧!”望着面前一脸迫切的我,彭叔喝了一口刚递上来的鸳鸯再开口述说他的故事

“我们这些做水电维修的啊,不容易啊,工作时间经常不定时,很多时候老板电话一来,抬个工具箱就走,维修地点又时远时近,抵达的时候也有可能是半夜还是凌晨了,维修的地方如果是市区,那倒还好,人多阳气足,没什么好怕的,我们怕的,是那些处于郊外,人迹罕至的,有些还出过事”顿了顿,就看彭叔掏出手帕抹了抹额头渗出的汗,我明白彭叔口中出过事指的是所谓的凶杀或是轻生现场,就听他继续说道

“那天啊,老板在傍晚,也像这个天色,大慨7,8点吧,来了通电话,说了一个听都没听过地名,只知道是栋别墅,在淡边市,老天,淡边市啊,从这里赶过去就算驾快车最快到达也是凌晨了吧,老实说,我还真不想去,我最近刚大病初愈,说实在,最容易碰上那些肮脏东西了。可是没法子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之前生病期间老板虽然没扣薪水,嘴上也没说什么,心里难免会有点不高兴,再不开工我就等着被炒了;整理了下工具箱我和另一个伙伴老陈开了辆小货车就上路了。”彭叔说到这又停顿了下,却是额头满是汗水了,将手中的手帕折了一半再抹了额头“这事啊,到了现在再说起还是怪心慌的,看我汗流得,还只是刚开头而已,嗨…..”彭叔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又接着他的故事

路途遥远,老陈见我刚病好就说让他驾驶,我推辞不得就随他了,心想下次找个机会请他喝杯茶就得了,一路上我们聊了些家常后我倦了就小睡一会儿,睡啊睡啊,却感觉越来越冷,挣眼一看,不知何时,我们的小货车的周围全是参天大树,路灯更是隔了好远才看见那么一杆,那照明用的灯光对于走了一段路就被黑暗完全笼罩包围的我们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老陈,没走错方向吧?老板说是别墅啊,这山芭地区会有别墅吗?”

“嗯哼,应该…应该没错吧,我跟着手机的导航软件走的路,不会错的。”老陈在我面前摇了摇握在手中那刚买的手机

我挺直了身躯,望向前方也没说话,这地区方圆几里连个人影都不见,就算要找人带路也不行,唯有寄托于老陈的那什么导航软件了。诶,还真别说,转过了前方的一个弯道,我们还真看见了一栋高耸的房子,在黑暗的月色下若隐若现。

“哈哈,老彭,平时见你对于这些高端科技不屑至极,当时我买这台手机也没少被你亏说浪费钱,看吧,现在到我的宝贝大显神威了,又赶得上潮流~”老陈看见近在眼前的别墅说道

我没理会他,我只感觉周围的气氛越来越诡异,本来货车行驶于森林山芭地区,再加上开着窗,那窗外的虫鸣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可是当我们看见别墅之时开始,我只听见货车的引擎声和老陈在那唠唠叨叨述说他那破手机的功能的声音了,是什么,让周围的生物都不敢靠近这里?

“老陈,你有没有觉得,那别墅有人在注视着我们?我感觉很不舒服”其实那注视的目光不只一道,是四道,从我们一靠近别墅开始,那别墅的四个窗口就像站了四个人,那注视的目光犹如附骨之疽,让我心跳越来越快速,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老彭啊,我也有这种感觉,你快打开你前面的那抽屉”

我打开前面那手拉式抽屉,里面竟然有一串佛珠,“快,拿来!”老陈喝了一声,将拿给他的佛珠挂在照后镜的挂钩上,我们这才感觉送了一口气。

“老彭,这别墅不寻常啊,我们工作归工作别把性命搏了,我看我们这就倒车就走吧”老陈刚一手打倒退档,货车却死火了,那引擎声一消退,四周的气氛真的可以用万赖俱寂来形容了,结果没想到货车正处于斜玻,就借着刚才的冲力,竟然顺势滑下,缓慢停歇于别墅大门前。到了这种地步,你说跑,夜半三更能跑去哪?沿路跑回去?别傻了,就刚才那段没路灯的山芭路,百分百遇见东西,你说留在货车上到天亮离去?这是不错的选择,只是望了眼后照镜我和老陈连滚带爬的从货车上下来,我们的后车厢坐了个小孩,穿着件白衣服,颈见还正流溢出鲜血,面无表情地望着我们。

“老彭!他们不让我们走啊,怎么办?”我们早已腿软地跌坐于地,老陈是带着哭腔对我说的

“别急,老陈,别哭啊,你听我说,我们是来修电路的对不?也许修完了他们就让我们走了”我也是带着哭腔的说道,我这番话,说出来也只让我们安心点而已,算是安慰自己也安慰老陈吧。

“对对对,修完了就能走了”我们俩悬着心斗着胆快速地拉开货车的门,那小鬼却是没了踪影,只看见从后车厢到门前有一行血脚印,之后就消失了,再看本来挂着的佛珠,早已散漫在倒后镜底下,这种情况唯有说明一件事,那小孩,是冤死的,他的怨气早已重得不怕这些开光之物了。老陈早已吓得都靠在我身上了我那敢再说出这番见解,只是提了工具箱就连忙扶着他来到别墅的院子大铁门前。一望傻眼了,铁门是没锁,里边的别墅的房间各道门也都开着,老板早告诉我们了,话末还加了句就算没锁,量当地的小偷也没胆子闯入,我可没胆子去细想为什么没胆子闯入了,我傻眼的是,那早被雨水常年腐蚀至生锈的铁门推开以后,门后的草从高得,这… 这得有多久没人来打理了啊?幸好早前别墅的主人有铺了条石道,我们跟着石道走,来到了别墅主门前,推开面前的门,那门因年代已久推开时发出难听的声音,我手上更是崖景!

“老陈,老板说这别墅因空墟已久,别墅的主人要求我们检查下电箱如果有损坏才修,我们先找找电箱在哪吧”我从工具箱掏出两把手电筒,给了老陈一把,一照大厅,厅中家具还整齐的摆放着,只是很奇怪有四把藤椅齐齐摆着面向大门,不知为何。我和老陈没有多想,在大门旁的一柱子上找到了电箱,将电箱打开,试着板回主电开关,厅内的灯饰全都亮了起来,唯独楼上还是黑漆一片。

“楼上的电路有些问题”我们只能提了工具箱从大厅中央的楼梯上去,却见楼梯靠墙处摆了个巨大的镜子,面向大厅,手电筒的光一照,还着实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在镜子底下有一跳电线可能是被老鼠咬了,破开了,铜线露了出来,这修起来比较麻烦,需要更换新电线

“老陈,这里我来修吧,你去楼上房间看看还有那些电路坏了”我将工具箱放下,自己也蹲了下来,准备修电线就对站在一旁的老陈说道,也许是开了大厅的电灯后有点胆量了,再看一路走来也没发生什么事,老陈也应诺了一声就打着手电筒的光上楼去。从老陈刚进入楼上的房间逐个检查开始,我的眼角就瞄到有小孩在走廊上跑过然后进入房间,接着就见一粒球从房间内滚了出来,滚着滚着就从我身边滚了下去,我也不去理他,听做这行的前辈们说,遇到这类事别理它就没事了,当作没看见最好,结果就瞄到一个小孩从我身边飘过,顺着楼梯而下去了。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又来了,更有一股冰冷的气息慢慢地越来越靠近,到最后是紧贴着在我的脑袋后,我全身的鸡皮咯瘩早已高高竖起,却只能冒着冷汗继续修着电线。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老陈端着手电筒一扫楼梯上长长的一条走廊,从走廊左侧算起,竟然是一间主人房,再两间小间的房间。

“这间应该是老爸老妈的”老陈推开主人房后自言自语道,一进去却是好大一张床“真会享受!”老陈手电照了照,却发现床上崖某景S泻裼斜。谷皇橇礁龀赡耆说纳硇危诺盟厦Υ臃考淅锿肆顺隼矗送诼ヌ荽Χ鬃判薜缦叩奈遥参苛俗约褐皇腔页径眩拖蛳乱患浞孔呷ィ煌瓶棵牛词桥⒆拥姆考洌浞恳苑酆焐此皇且徽诺ト舜簿谷徽龇斯疵娉叵拢罢猓降追⑸裁词铝税?”老陈照着那床百思不得其解,却也没发现有什么电线有问题,就又朝着下一间房走去,刚想推开门把,却发现门把都已被砸烂了,就直接推门而入,却是在黑暗中瞧见在房内的窗口正倘开着,风吹得窗帘不断抖动,刚想上前将窗关好以免日后雨水什么冲进房内,一望下去,草从间竟然都是坟墓!只是刚进门之时因草从过高遮住了视线所以没留意,而很多坟墓前都站满了一群背对着老陈的灰白人影,此时却缓慢回过头来,像是已经发现老陈一般,老陈大叫一声匆忙从窗口那奔出门外。

而还在修着电线的我听到老陈大叫,厅内的灯又突然全熄,我及忙站了起来,手电一照面前的镜子,原来,在我身后站了个女的,一头黑发,全身白衣,身上有多道血痕,颈子处也溢着血,死鱼眼般的眼球凸了出来望着我,舌头伸的好长,整个下巴就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吓得两眼一番白,就昏过去了,还没闭眼之时,只是听见老陈喊了声走啊就被人拖着下楼梯,之后就不清楚了。老陈过后再告诉我,当时在要出大厅的时候他手电有照到,在那四张藤椅上是一家四口吊着在厅内的横梁上,全都眼睛瞪大,眼球早已被颈上的绳子勒成充血,血顺着眼角流下,嘴巴还咧口笑着地望着门口的我们,之后老陈不知那来的力气托着我上车,幸好天已经有点微亮,车子发动后,飞快似地走。

彭叔语毕却发现我早已嘴张得老大的望着他,再拍了拍我的头把沉溺于故事中的我拉回来,我才发现时间也不早了,餐厅正准备打烊呢。

“小庭啊,多少钱?”彭叔正想买单,我急忙摇了摇手“不用了彭叔,这杯当作你讲了个这么精采的故事给我听的酬劳吧,我请,只是别告诉我老爸啊~”彭叔笑了笑道了声好也就离开了,我望着彭叔的背影渐渐消失于远方黑暗的街道,却隐约看见一个一头黑发的白衣女孩怎么跟在彭叔身后,那白衣女孩仿佛知道我看见了她,身体向前走着,颈子连带着头颅却转了过来,死鱼眼般凸出的眼睛,伸得老长的舌头……..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