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饰演日本兵演员抗日剧中4年死六千次曾被游客扔鞋

发布时间:2021-01-20 17:22:40 阅读: 来源:螺柱厂家

广电总局4月7日消息,对过度娱乐化的抗战剧不得发证。有媒体称,抗战“神剧”或就此谢幕。 很少有人知道,在山西武乡有一群草根演员,他们没有雷人的台词,没有炫目的绝世神功,更没有吸睛的美女情色,却也让观众为之落泪。

因为演出逼真,“鬼子”和“翻译”甚至会遭到游客殴打。《法制晚报》记者日前走近他们,解读“鬼子”和“翻译”有着怎样的双面人生。

“鬼子兵”每天都要死3、4次

演出结束后“鬼子”和“八路”一起向观众致意

演了4年鬼子兵,他不敢告诉曾经当过八路军的姥爷

演四年“鬼子”“死”了六千次

演了四年“鬼子军官”,杨磊“死”了近六千次。

作为四川一家公司的签约演员和剧组负责人,杨磊在山西武乡县八路军文化园内的情景剧《反扫荡》和话剧《太行游击队》中饰演“鬼子军官”或“伪军队长”。无论角色如何变化,剧情均以其被击毙而结尾。每到周末或旅游黄金周,演出频次翻番,杨磊掐指一算,他平均每天要“死”三四次。

27岁的杨磊是典型的四川人,小个,略胖。2011年从四川传媒学院表演系毕业后,他以签约演员的身份来到武乡。他至今还记得,当年8月15日,以他饰演的“鬼子军官”为反派主角的《反扫荡》在一场大雨中首度开演。

这场长约20分钟的情景剧,以1943年5月八路军在武乡粉碎日军的扫荡行动为背景而改编:一支日军侵占了原本安宁的小镇,八路军侦察员从其驻地窃取了情报,两名日军在追击途中被杀。“鬼子军官”遂抓捕了全镇所有百姓质问,一名地下党员为掩护人群中的侦察员而牺牲。“鬼子军官”恼羞成怒,下令枪杀百姓。危急之时,八路军四下杀出将日军歼灭。

对于武乡来说,这一幕绝非虚构。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曾驻扎在这里,许多老革命家都在此运筹帷幄,指挥华北抗战。因而武乡被誉为“八路军的故乡”。

为尽可能模拟真实,演出中,“鬼子”身着黄色军装,头戴“屁帘帽”。杨磊则在身着军装的同时还蹬一双黑色高筒皮靴,戴着白手套,腰别手枪,手按佩刀。演出枪械也都采用无弹头的电子火药枪,一扣扳机,一股青烟从枪口迅速喷出。结合外场的枪声配音、墙壁

但演“鬼子军官”并非杨磊最初的理想。他渴望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大四那年,他在成都观看了濮存昕[微博]主演的话剧《李白》,这让他将濮视为偶像,“他对角色的拿捏太到位,让人觉得他就是李白,李白就是他”。

被游客扔鞋后只能接着演

无论是观众数还是影响力,景区内的情景剧都无法与荧幕

语言是他的第一道障碍。一下子要把说了20多年的川音纠正为普通话并非易事,但在杨磊看来又显得迫在眉睫,“人物塑造靠的是台词和肢体,台词不到位,观众就看得很迷糊”。

刚工作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早起读半小时的报纸。两三年下来,总是把“赵娜娜”说成“赵辣辣”的他,终于练成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如今,若非记者精通四川方言,也很难听出他的口音。

增肥,是他为适应角色所做的另一件事。刚来景区时,体重160斤的杨磊仍感觉撑不起“鬼子军官”的气场。为此他没少吃夜宵,身高不足170公分的他一度增肥至180斤。尽管妻子一直让他减肥,但他依然试图维持170斤的体重,“我并不是好吃,只是觉得需要这个体重”。

2011年一次外景演出,他不慎被尚不熟悉枪械的队友击中。虽然没有弹头,近距离火药的冲击还是让他的右小腿在缝合三针后留下一道疤痕。

更多难以预见的危险来自于观众。《反扫荡》的高潮发生在“鬼子军官”砍杀百姓之时——杨磊在质问谁是八路时,把军刀使劲按在一名百姓的肩膀

突然,一个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或者皮鞋,从三米来高的看台飞入场中,正中杨磊头部。观众间随之爆出“打倒小日本”的呼声——这样的遭遇曾在2012年和2013年连续发生。头部遭击,疼痛不言而喻,但杨磊只能接着演下去。

据八路军文化园工作人员陈凤枝介绍,除了老人因演出而激动落泪之外,游客因观看演出变得愤慨,继而殴打“鬼子军官”和“翻译”的事也时有发生。

杨磊回忆,2012年夏天,《太行游击队》演出结束后,一位女游客与演员一一握手,当走至饰演“鬼子军官”的人面前时,突然给了对方一巴掌。

同样是在当年夏天,两名男游客在谢幕时拽住了杨磊和“翻译官”,五六名游客嚷嚷着要“打汉奸”,幸亏被保安及时拦住,事态才未恶化。

杨磊对此选择逆来顺受:“如果我们演得不逼真,观众也不会扔我们,我想这对自己也是一种肯定吧。”

相关阅读:身份证将迎大变革:揭秘电子身份标识eID 关乎每个人2017-09-25 京港澳高速新乡段车祸现场图片:重大交通事故致12死11伤2017-09-26 山东现成交价11万元天价蛐蛐 背后藏着哪些秘密(图)2017-09-27娱乐八卦

觉得《喜剧之王》主角就是自己

演“鬼子军官”四年,杨磊穿坏了15双皮靴,磨破了

作为一名演员,两千多场一成不变的角色难免让人乏味。可一旦

“演鬼子军官久了,就很难跳出现在这个人物,感觉演什么都带有这个范。”杨磊说,直到现在他仍在思考如何更好地诠释“鬼子军官”这一角色,“剧目是死的,角色是活的;场景是死的,人是活的。”

杨磊介绍,在参演的46名演员中,只有22人是专业出身。作为演出团的团长,他希望用这股认真劲,去感染身边的其他演员,再让演员去打动观众。

从业后,杨磊曾完整地看过电影《喜剧之王》。片中周星驰饰演的伊天仇为追求演艺事业所经历的坎坷让他落泪。他觉得片中的伊天仇就是自己和那些漂泊在北京和横店的朋友,“我的朋友可能比伊天仇还惨,一个演员想得到导演的认可,太难了。”

如今杨磊已是一个16个月女童的父亲,家庭的责任让他放弃了一度想要外出寻梦的想法。何况,他的演出已得到了观众的认可。走在武乡当地,他偶尔也会被路人认出。

对于将来如何向女儿解释自己以饰演“鬼子军官”为生,杨磊迟疑了一下:“还是要换个形式来讲。”

本欲投奔“八路” 孰料出演“鬼子”

在众多“鬼子”当中,太原小伙刘川饰演的“鬼子”戏份仅次于杨磊。

作为剧中唯一一名特技演员,刘川要驾着摩托车以翘前轮的方式从两名“游击队员”中间掠过,紧跟着冲

虽然戏份出众,“鬼子”刘川还是一心想演“八路”。

30岁的刘川是八路军后裔。在他的童年,曾在河北作为八路军参与抗日的姥爷时常给他讲些抗战故事。加之对《亮剑》、《民兵葛二蛋》这样的抗战剧的热爱,他在2011年11月投奔八路军文化园,试图出演一名“八路”。

在这之前,刘川是摩托车厂商的签约车手,一年到头跟随厂商各地来回跑促销。每到一地,他就要通过特技向消费者展示车辆性能。他最拿手的动作是翘头原地转圈。走乡串镇的日子过了两年,他想要安定下来,这才“投奔八路”。

可等一穿

的确,刘川偏瘦的体形套

虽然最终接受了“鬼子”这个角色,但刘川始终对自己向往的“八路”角色念念不忘。他先是私下跟着一位演“八路”的前辈学动作,而后在《太行游击队》中演了半年的“八路营长”。

但这半年,对拥有“八路情结”的刘川来说太过短暂。

“什么都能演就不能演日本人”

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自己在景区所饰演“鬼子”一事,刘川都不知如何向家人和朋友启齿。

他的顾虑不无道理。曾有一位19岁小伙在剧团演“鬼子”,才干了两三天,他的父母就从老家赶到武乡,将他强行领走,“咱们什么都能演,就是不能演日本人”。

时间一长,刘川也想通了:“这是我的工作,就算是乞丐,也要把它演好。”当他把实情告诉家人,父亲在支持之余还是说了一句“演什么不好,演个鬼子!”

而他当八路军出身的姥爷,至今也不知道外孙以在红色景区扮演“鬼子”为生。

在剧团里,演员们没有特定的休息时间,全年除大雨雪或结冰天气,情景剧演出都要进行。2013年11月,《反扫荡》看台

类似的场景在今年清明小长假后的首个工作日再度发生。4月7日下午,看台

如今,刘川也在景区出演了两千多场,骑坏了三台摩托车。演出一多,就难免发生意外。在一次排练中,他驾驶的摩托车飞得过猛,越过了本应作为落地缓冲的木制斜坡,直接摔在水泥地

紧急状况也可能在演出中发生。刘川在2013年夏赶

曾一度想要出演“八路”的刘川,如今正感觉自己塑造的“鬼子”形象已进入巅峰状态,但他仍试图更加专注。他甚至为这一角色蓄起了八字胡:“这是有必要的,因为精神松懈,会导致整场状态不佳。”

“如果鬼子太弱智这戏就不严谨”

没有雷人的台词,没有炫目的绝世神功,更没有吸睛的美女情色,八路军文化园里的演员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在景区里演出着抗战剧情。

这与电视荧幕

2015年4月7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官网发布消息,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日前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题材电视剧播出工作部署会”中明确表示,“宁缺毋滥,对过度娱乐化的剧不得发证。”有媒体认为,此举或使“抗战神剧”从此谢幕。

针对当前充斥在荧幕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反扫荡》这部短短约20分钟的情景剧,还设定了一名八路军战士在战斗打响后被“鬼子”击伤倒地的细节。

“在剧本的设定

21岁的山西运城小伙关鸿胜在《反扫荡》中扮演“翻译官”。在他看来,因为职业需要,平时他和其他演员也会观看抗日剧,他还会特别留意其中的“翻译官”,学习别人是如何表现这一角色的。

“如果将来有需要,我也有可能去横店演‘鬼子’,但如果有‘手撕鬼子’那种,我不会演。”关鸿胜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尽管自己也以出演抗日情景剧为生,但在看到有些抗日剧中的雷人情节时,“我们也会发笑。”

责任编辑:吴雅娟 相关阅读:身份证将迎大变革:揭秘电子身份标识eID 关乎每个人2017-09-25 京港澳高速新乡段车祸现场图片:重大交通事故致12死11伤2017-09-26 山东现成交价11万元天价蛐蛐 背后藏着哪些秘密(图)2017-09-27娱乐八卦

@所有人:大消息!身份证将迎来大变革!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2016年通过不同渠道泄露的个人信息达65亿条次,也就是说,平均每个人的个人信息被至少泄露了5次。

如何在日益复杂的网络中保障个人信息和财产安全?如何在日益多元化的网络中进行有效监管,净化网络环境?

近日,公安部终于放出了“大招”,电子身份标识载入手机卡的时代即将来临!不法之徒的好日子即将一去不复返!

电子身份标识有何作用?

电子身份标识,简称eID,是以密码技术为基础、以智能安全芯片为载体的网络身份标识,能够在不泄露身份信息的前提下在线远程识别身份。

简单来说,eID就是公民在网络

这项技术最关键的是:未来,当你使用载有eID的银行卡或手机卡进行交易时,网站后台可以在线辨别eID的真伪和有效性,不用再保存用户的身份信息!

也就是说,使用搭载了eID的银行卡或智能手机时,不需要在网

这将极大降低信息被盗用的风险,保障公民在个人隐私、网络交易和虚拟财产等多方面的权益!

电子身份标识,将实现“多点开花”

近日,公安部第三研究所在2017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对网络电子身份标识(eID)的研发和发展进行了展示。

公安部第三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表示,eID载入手机卡只是一个开始,未来,包括不动产权自助查询、食药检查等方面,eID都将大显身手。

目前,电子身份标识技术,已经开始应用于银行卡。

而在即将到来的10月,全国首个将eID运用到不动产登记领域的项目也将在海口正式运行。

可见,把数字身份加载在手机SIM卡中,全新的在线身份信息验证,将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

如何保护个人信息

针对个人信息泄露的主要途径,我们应当注意或做好以下五个方面,以保护个人信息:

一是保护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密码及其他个人隐私信息,不要随意把这些信息通过邮件、短信或电话告诉别人,无论您认为这个人多么可靠。

二是保护私人电脑和手机安全。如通过安装防火墙等方式,阻止入侵者远程访问个人计算机和手机;使用复杂密码,提高黑客破解密码难度。不用电脑时,一定要关机。

三是合理清理“信息垃圾”。丢掉含有私人信息的文件前,先清理个人隐私。

四是仔细阅读银行对账单、账单及信用卡报告,确认没有可疑交易。

五是网

如果发现有人利用您的个人信息损害您的任何权益,应立刻报警。

来源:人民日报(ID:rmrbwx),中国经济网(ID:ourcecn),综合财经早餐、证券时报、财联社等

娱乐八卦

[情况通报]#京港澳高速新乡段发生一起车辆运输车肇事重大事故#2017年9月26日8时34分,在京港澳高速581公里东半幅一辆悬挂京ABL827号车辆运输车肇事撞击中央护栏后,冲过中央护栏进入西半幅,与西半幅行驶的三辆载客小汽车发生碰撞,事故造成12人死亡,1人重伤、10人轻伤,伤员已送至医院接受救治,肇事货车司机已被警方控制。事故发生后,省市公安机关有关领导迅即赶往现场,指导事故伤员救治和事故调查工作。截至13时,事故现场已处理完毕,路面已恢复通行,事故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来源:河南高速公安

京港澳高速河南新乡段发生重大车祸 12人死亡

京港澳高速河南新乡段发生重大车祸 12人死亡

娱乐八卦

山东惊现11万元天价蛐蛐 背后藏着哪些秘密?

央广网北京9月27日消息(山东台记者翁平亚济南台记者陈振国 马艺)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蛐蛐学名叫蟋蟀,又叫夜鸣虫、将军虫、促织等等。两只放在罐里,用草一引就会互相斗咬起来。据说斗蛐蛐起源于唐朝,已经有一千多年历史了。

资料图:8月23日,一只蛐蛐正被爱好者拿在手中品鉴。 中新社记者 王远 摄

蟋蟀的分布地域极广,几乎全国各地都有,所以很多地方也都有斗蛐蛐的习俗。那我们为什么要关注这个选题呢?因为我们山东台的同行最近发现了一件让人震惊的事,一位来自天津的商户在山东宁阳买下了一只蛐蛐,确实不能说品相不好吧,但是花了不少钱?

如果是喂鸡喂鸟用的没什么品种可言的蛐蛐,几十块钱就能买三五百只。稍微带点品种品相的可就说不好了。但即使是在干旱的、蛐蛐产量低的年份,正常情况下,少则数百元,多则几千元也就到头了,个别品相极佳的也就是万元左右。

但是山东宁阳刚刚卖出去的这只蛐蛐,成交价居然高达11万。虽说山东是传统的蛐蛐产地,但是这种价格也明显不符合市场规律。那我们能不能这么猜测,一只原本没有什么成本、也不存在什么收藏价值的蛐蛐,俗称“百日虫”嘛,能活到冬天就算赚了,突然被炒到这种程度,背后会不会藏着什么圈外人不知道的故事?

每年中秋节前后,山东的几个蟋蟀主产地都汇集了来自

每年一到“虫季”,蟋蟀主产地的男女老少都会纷纷放下手头的工作,奔赴田间地头抓起蟋蟀来。对他们来说,把握好这两个月的时间就能赚个四五万块钱,这可能比辛苦一年换来的报酬还要可观。宁津县柴胡店镇的尤清林抓了30多年的蛐蛐,他说捉蟋蟀靠的是运气,有的时候百八十亩地里没有什么好蟋蟀,有时候庄稼地里这一趟就好多条,不到一个小时就能赚好几千块。

尤清林:这个赶

蟋蟀经济到底有多火?在宁阳县泗店镇,短短三四十天的周期,就有超过6亿元的资金流动。总人口只有63000人的宁津县柴胡店镇,每年从事蟋蟀捕捉交易的人口达到35000人,每年两个月的蛐蛐生意产生的经济效益更是占到了这个镇年财政收入的7成以

赵大哥:卖给杭州客户、

小小的蟋蟀怎么就这么值钱,一位虫友告诉记者,其实更多的人是抱着一种赌徒的心理来买卖蛐蛐,就像赌玉,谁也不知道几千几万买下的蛐蛐,是否会被别的蛐蛐一口干掉,只有“赢”才是蛐蛐存在的价值:

虫友:如果他赢了,价值就升高了,如果他输了,价值就没了,输了就没用了。

通过我们前方记者的行动,我们大概捕捉到了这么几个而关键词:“蟋蟀经济”“赌徒心理”和“输赢”。记者采访到的花了大价钱的买主,没有一个只是为了静静地听个蛐蛐叫,甚至没有一个只会自娱自乐斗着玩。没有人花大价钱是为了亏钱,花钱的,都想让钱生钱。

斗蛐蛐已经变质成了赌博行为吗?其实推论到这一步,逻辑

当然,出于保护记者的目的,我们现在对“记者是不是仍在尝试卧底”这个问题不置可否。不过,有业内人士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明确地使用了“赌博”二字。

今年五十岁的赵文革目前担任着临清市蟋蟀协会办公室主任一职。在他看来,蛐蛐市场热乎的背后,也有隐忧,将蛐蛐买去赌博的行为,从长远来看会毁掉蛐蛐产业的。

赵文革:蛐蛐这个东西始终在让人摸索研究,他千变万化的。开句玩笑,你能看透哪个蛐蛐能斗能赢,你可以拿个麻袋去背钱。一只蛐蛐一万多很正常,文明说是斗蛐蛐玩,不好的说他是赌具,花重金买蛐蛐肯定是赌博的。

采访中记者就了解到,去年有位

最后这个例子,让我想起了《聊斋志异》里,那篇叫做《促织》的故事。志怪小说可以是“满纸荒唐言”,但要让志怪小说变成了现实主义预言小说,就真有点怪了。

当然,也有很多人在行动,让斗蛐蛐这个传统的技艺、或者说文化,不要沦为一场浅薄的赌局和金钱的游戏。在政府层面,就说这次卖出天价蟋蟀的山东宁阳,它从

而在北京,北京鸣虫协会秘书长赵伯光每年都组织蛐蛐友谊比赛,俗称“和平局”,直接拉下了面子来对抗社会

玩虫的人都知道,斗输了的蛐蛐不会叫。所谓“败则不鸣,知耻也”。这是蟋蟀的“德”。虫尚且知道忠、勇、信,玩虫的人要是只认识一个“利”字,您说是不是太悲哀了?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预约电话

亳州市人民医院专家

上海沪东医院预约挂号

南京甲减医院在线问诊

相关阅读